虞政今天抽到酒吞老公了吗

谁还没个一辈子想要追随的人啊。

恋爱中的刀剑男士(Ⅳ)

qwq来啦,最近超喜欢这一对,一直在更,望大家喜欢。

“喂,宗三。你去支援乱,这边交给我就好。”反手挡住时间溯行军的一记斩击,青江对身后的纵然说到。乱那边的情况更加危急,宗三能够帮他的话,负伤人员就可能不会曾加,一旁无法战斗的五虎退,捂着手臂上的伤口,可血还是止不住的往外冒。再这样下去,大家都可能负伤,自己必须担起队长的重任,所以由我来负责更多的敌人。

结果显而易见,青江重伤,五虎退重伤,乱中伤,药研中伤,一期轻伤,宗三轻伤。

医疗室里挤满了人,这次战斗惨烈,导致了本丸里弥漫出害怕与担忧。

下一次重伤的人会不会是我,主公会不会为了材料将弱小的我刀解,我不想离开大家,我要变得更强才行,必须要保护历史。

用忧心忡忡来形容今日的本丸也不为过,直到青江汇报完战绩,离开主公的房间。

“大家放心吧,主公说让我们好好休息,同时也要注意训练,下一次出阵,可不能丢这么大的脸啊。”

腿上还包着纱布,宗三扶着青江回到了他的房间。那个金色球球还摆在物架上,是青江珍视着的物件。

“你仍然不肯用吗?主公给你的金色刀装。”让青江躺在后,宗三问到。那是特上等级的轻骑兵,如果用上的话,这一次出阵,青江他或许就是中伤了,突然有些心疼这人。

“那可是主公第一次给我的球球,当然是要留着。”让宗三把刀装拿过来,青江抱在怀里看起来十分满足。明明之后也有收到过金色的刀装,唯独第一个这么珍惜,看来他是个重情的人呢。

“从刚才就一直想问你,为什么让我去支援乱。我身为笼中之鸟,没有太多的出阵经验,战斗力并不突出。”

跪坐在褥子旁边,宗三脸上布满了疑惑与自卑。从未这是来到本丸里的第三次出阵,反观青江,来的比自己早,经验也比自己多,为了队员却负伤累累。如果当时没有支援乱,是不是结果也会类似。

“你很好的保护了乱,不是吗。”

你很好的保护了乱,保护了乱。

保护了别人。

宗三似乎明白了这什么,明白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他宗三左文字存在于此,不仅仅是保护历史,还有守护同伴。

左手拽住腿上的和服紧紧握拳,右手捂着嘴不想让抽泣的声音被青江听到,眼泪可是掩不住的,一滴一滴的掉落到被子上。

这是我存在的价值啊,是我存在的意义啊。谢谢你青江,非常感谢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