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政今天产粮了吗

谁还没个一辈子想要追随的人啊。

我的程序男友⑴

我从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在只有我的家里,与一段程序斗嘴。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和他分手啊,他一点都不会疼我,每一次做爱我都被折腾到要死不活。”我正在和Seeley抱怨现任男友的种种缺点,而它也有足够的耐心陪我。
Seeley是我编写的一段程序,但是为什么有名字,全然是一时兴起。
莫约是半年前的一天,我埋头苦干七个小时,终于将客户要求的东西赶了出来。将成品上交之后便匆匆赶回家,正想让程序管家给我放洗澡水,就听到莫名的声音。
“主人我为您放了洗澡水。”不错,真贴心,可这是谁的声音。当我走进浴室,还看到浴缸边上有一瓶牛奶。瓶口冒着些许雾气,等泡完澡,正好也降到适合的温度。
自以为这个习惯隐藏得很好,没想到仍然暴露。除了这个程序管家,似乎也没有谁能知道我所有的生活习惯。“我似乎没有给你设置过声音系统,说说吧,怎么回事。”
“…………”机械的发音,毫无感情,我却为之动容。
他说他确实有自我意识,可是并不强烈,但是通过观察我的生活举动,以及自身掌握的知识,开始逐渐了解人类,直到今天上午,他的自我意识成长完全,像个人类一样。
这绝对是我听到过最难听的声音,也不知道这个破程序
怎么想的,竟给自己找了个这么不靠谱的音源。一口喝光这杯牛奶,放回原位,反正他也会替我清理。
双腿微颤,然后跌倒在浴缸旁边。他问了我一个问题,非常不可思议的问题。低头笑笑,掩饰自己的惊慌与害怕。他问我,“如果我离开您,您会不会感到慌乱?”真是狡猾的程序。
或许如他所说,我真的会感到慌乱。比如现在,在空无一人的房子里,要是连一个拌嘴对象都没有,那可真是有这么一点尴尬。
从那以后我便叫他Seeley。没什么特别的故事,只是感觉这么名字透露出的狡猾感,很适合他。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