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政今天抽到酒吞老公了吗

谁还没个一辈子想要追随的人啊。

#运动会#存戏#

下午艳阳高照,正是运动的天气,可这不代表是开运动会的日子。

我就日了爸爸了…(穿着被高一崽子用过的号码布,到底还是嫌弃那上面的汗酸味儿,这时候可是正午啊,太阳晒在身上不是暖,是烫。忍不住在心底骂娘,却任然没有什么卵用。尽量向着内圈挤了挤,毕竟五千米是能往里边就往里边的比赛,嗅到男生们体香混着汗臭不自觉皱了皱鼻,做好准备姿势待枪响。)

Boom!!

(抬腿迈步,抢先在人群中冲出去却被撞了个趔趄。调整平衡,再次开跑。长久的练习让自己不再畏惧烈日的远距离,逐渐加速,一点一点超越那些个人,脸上渐渐洋溢起笑容。还以为这群家伙很厉害呢,听学姐说得这么恐怖,什么一千米只用三分钟,看上去也不过如此。三步一呼气是陪学长练习是听到的方法,照这么做果然会比胡乱呼吸轻松许多。整了整姿势,缓缓速度再调整呼吸,再一次加速。逐渐习惯了这步调,紧紧跟在前三人后头,有着前面三人减缓阻力,自然可以节省一些体力用于最后冲刺。耳畔是混杂着喘息的加油声,额角的汗液汩汩地向下流,参和进眼里便滋生出火辣辣的疼,挥手去头上的汗,视线向周围望去,看了最喜欢的那位老师,他紧皱着眉,可惜不是在担心自己。一瞬间有些失落丧气,可再看看终点,那里可全是自己的好兄弟,没理由放弃,无论如何必须坚持完这一圈,即便不是第一也不能给三班丢了面子。)

哈啊哈啊哈啊……(低垂着脑袋看看近在眼前的终点线,却觉得自己与它隔着一段几万米的距离。步子加大,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向前冲去,与第一名那人只差了几步的距离。狠狠摔在接着自己的那人怀里,双腿发麻毫无力气,就这样拽着他倒在地上。也没想到那人竟能夹着自己慢慢在操场上走路。他们递过来的葡萄糖溶液也只能是小口小口咽下。累,很累,累的要好好睡一觉。班主任拿着他的相机走过来,镜头对稳自己按了快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那照片上的自己一定是满头大汗,双眼涣散毫无任何活力。老师的相机还对着自己,做个V的手指往兄弟那儿靠了靠,扯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果然又听到了快门声。)

这儿虞政。扩列?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