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政今天抽到酒吞老公了吗

谁还没个一辈子想要追随的人啊。

#存戏#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程清

逃犯:虞政

程清:昏暗的房间内充满荷尔蒙的味道,两具铜体在黑暗中缠绵。启唇熟练在女人耳边吐出挑逗的话语,双手慢慢盖上人酥胸。"嗡嗡…"】啧【烦躁开了灯,突然的光线让视野有些苍白。眯眼抓过手机不耐烦的看着简讯,一瞬瞳孔缩小嘴角上扬,如饥渴的野兽终于嗅到食物。烦躁烟消云散。换上一贯的微笑,转身抱歉的吻了床上不满的人。迅速整理完毕哼着小曲大步走向城市的糜烂之地。拿出手机盯着屏幕上俊美的男子不禁有些惋惜】看在你脸蛋儿的份上,今晚就让你死的舒服点吧?


虞政:低头看看手表 已是深夜 调一杯教父放在吧台顺便往里加了点带劲的药 给今晚的lucky man 整理好一切后哼着小曲下班回家 路上看着自己的大头照贴在墙上)...虞政 造违禁品并将其传播 以此...(读完通告上的内容 淡然笑着做个形式将其撕下回家)看来最近的日子不好过了(虽说不怕死也不想死这么早警觉起来放轻脚步减慢速度地向自己住处走去 眼神来回移动观察四周 从树梢的轻微晃动到空气流动速度改变 听觉以及其他感官全部警惕)啧...                                          


程清:沿着简讯上的信息走到某条不知名的小巷,倚在稍远些的树上点了嘴里的烟,深吸一口缓缓吐出白雾,慵懒的墨色眸子打量着四周,愈近的脚步让自己兴奋。       


虞政:作为调酒师而敏感至极的鼻子已嗅到不同于普通人的味道 唇角勾起些许弧度 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惯用Encore 压低气息却没有停止移动速度 将要与人擦肩而过 也不慌不忙转头对人笑笑)hi man 晚上好...我是不是让你久等了?                        


澄清:缓缓把烟吐人脸上,灭了烟头】嗯 你比简讯上长的美多了【眯眼打量着】要不是任务,我可真不想杀你呢【抽出束在皮带上匕首,压低重心沿不规则的冲向人。横握住匕首向人脖子刺去】  


虞政: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夸奖(身子向后倾斜躲开锋利的匕首 却不料在颈上留下一刀浅伤 些许血滴慢慢渗出 拇指将其拭去)我猜你的血味道也不会太差(快速移动到人身后顺手把拇指上的血擦在人唇边 用枪抵着人腰部)。 


程清:【伸舌舔了嘴边血渍,微笑】是不错,只不过这一枪嘣下去,血量太大你也喝不完,怪浪费的【手肘猛的捶下人胸膛,迅速转身避开枪口。矮身握紧匕首刺入人心口】


虞政: 不知道一枪毙命说的是脑袋么?(匕首进入胸膛的一瞬对准人腿部开了一枪 就这样倒在一旁看人 依旧维持着脸上的笑容 轻声道)如果我不是目标 或许我们会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程清:啧【手部的紧实感让自己松懈,腿部传来的疼感让自已一愣。无奈看向倒地的人,勉强扯出微笑】如果我不是个赏金猎人的话,不过看样子这次也赚不到什么钱了【皱眉指了指被血染红的位置】处理这个,很贵呢。不过……【努力直起身】晚安


虞政:那晚安咯...(心脏停止跳动的前一秒看着对方不禁笑起来 笑自己失意笑对方松懈 不过看着对方勉强的笑容 似乎感到满足 合上眼睛安静睡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