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政今天产粮了吗

谁还没个一辈子想要追随的人啊。

夜店存戏

下班后洗澡换衣驱车到市中心 没老婆干脆找个mb跨年    high 推门进入那家熟悉的店 冷清灭不去yesterday的疯狂  舞台上裸身少年搔首弄姿惹得人群欲火烧身 眼带笑意坐在卡座上  撑着脑袋看那妖娆的人儿)啧,骚的要命(隐藏全身欲望吐出句话细细思考今晚如何攻占他 一曲终了却发现那人已经有伴 叹口气寻找下一目标 太高太瘦搂着不实在 太过年少会让负罪感油然而生 太年长有种禁断 忘了今天第几次叹气 抱着最后希望巡视店里 眼角瞅见角落里落单一人 起身理理西装松领带 拿杯教父做陪衬 修长双腿迈开步伐向他走去 嘴角笑容愈加明显)嗯 是个不错的猎物(压低语气沉吟 悄悄靠近 趁他分神举着酒杯在人身前坐下 细细端详他的面容 却被那人一记锋利眼神打断)唔 还挺胸(拖住脑袋笑得人畜无害 微合双眼暗送秋波 酒杯举起送至他唇边想让他喝下)来嘛宝贝儿 今晚我们共舞一曲

扩列么?这儿虞政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