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政今天抽到酒吞老公了吗

谁还没个一辈子想要追随的人啊。

恋爱中的刀剑男士(Ⅵ)

大概叙述得很乱吧,可能是我比较着急,因为最近是让宗三做近侍啦,QAQQQ浑身上下都是心疼!!!!!!大脑里充斥着想要让他得到幸福的念头,整个人都不好了,最近几天晚上看着他的立绘差一点就哭了QAQQ

QAQQ宗三左文字,我爱你啊

-----------

“青江先生,你真的,真的很喜欢宗三哥哥吗。”小夜瞒着所有人,悄悄去了青江的房间,两位哥哥今天在进行内番,而青江在养伤。

小夜一直都觉得笑面青江是一位多情的人,他会对总三哥哥关心的贴切,也会把别人逗得开心,那肯定就会与他人缠绵。

跪坐在青江面前,十分认真的姿势,低垂着的脑袋,小夜紧紧抓着衣服,他害怕答案是肯定,也害怕答案是否定。额角冒出了薄汗,双腿也渐渐发麻,心跳逐渐加速,在这安静的空间里,时间仿佛被停止了。

“笑面青江,你是不是很喜欢宗三哥哥!”

小夜像是花光了一辈子的勇气,才敢把这句话喊出来。想痛快一点,想痛苦一点,想深切一点,深切到能够爱上宗三哥哥迷恋的这位男士。

青江,青江,笑面青江,求你了,给我肯定的答案吧,这样我就会尝试着爱上你,如果爱上你的话,我就不会失去宗三哥哥了,我想和宗三哥哥永远在一起,我也想成为宗三哥哥的恋人啊。

“是的,我爱他,我很爱宗三左文字。”

是吗,是这样的啊,青江先生爱着宗三哥哥,很爱很爱,无法言喻的那种爱啊。

不能哭啊,他不是哥哥啊。

仇已经报了,也和哥哥在一起了,哥哥也有了爱着他的人啊,为什么还是会不开心啊。

“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真是,异常深厚啊。”

青江坐在小夜面前,将他抱在怀里,一手揽着他,另一手轻轻拍着小夜的背。我看起来是抢了他很重要的人啊。

“小夜,小宗他是不会抛弃你,不会抛弃你和江雪而离开的。亲情也是很深刻的羁绊啊。若你不介意,我想成为你们的家人。”

..........

“宗三,你有想过小夜对你的感情么。”江雪和宗三坐在居室前的走廊上,江雪手捧热茶,随心的问。其实他江雪也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知道那一天,经过青江居室时,偶然听到小夜喊出来的话,他开始考虑,重新考虑所有的事情。

他们兄弟三人的关系,太过亲密,亲密到了畸形的程度。三人心知肚明,江雪已是成年人自然不用说,可小夜就算是小孩子,也知道兄弟之间做出那种事,不合常理,可是,无法抗拒,更不愿抗拒。

“我想过的,但是答案在你们眼里,可能很病态。”

我无法舍弃任何一方。因为无论是哪一方,都能让我感觉到充足的爱。每一次拥抱,我都能感受到满满的幸福,那是我在先代主人身上,从未感受到的。每一次亲吻,我也能感受到十足的幸福,那是非常非常,无法言喻的存在感。爱与被爱,这种感情只要深切的话,就不会在乎对方的身边是否还有其他人了吧。

江雪哥哥,我爱着你啊,我爱着小夜,也爱着青江啊。


恋爱中的刀剑男士(Ⅴ)

睡觉之前脑洞明明超充足的,打开电脑之后就变成这样了,脑洞:我先走了。

QAQQQ总觉得青宗和骨科左文字可以结束了呢,但是超不满足的。总之,谢谢大家喜欢,鞠躬w


“我们好像还没有一起去赏过花吧,虽然现在是夏天,万叶樱也开的茂盛。”坐在走廊上,青江穿着整整打了一号的粉色和服手里抱着垫子还提着餐盒,俨然一幅小学生郊游的模样。

“不和主公说一声,没问题吗?”放下手里的茶杯,宗三看了看这个小学生,放下手里的针线活,收拾一下打算先去主公那儿获得许可。

似乎从来没有好好享受过现世的事物,宗三突然想试试看,和其他刀剑男士一样,接纳这个世界。

“我去和主公说就好,你去厨房里多备些吃的吧。”

装好针线,拿着衣服,宗三先回了房间。衣服是小夜的,那天和大哥去饲马,调皮了一下衣服就被马儿给拽破了。

披着江雪的袈裟在居室里打滚的小夜,简直就像个小动物。亲手给他穿上衣服,宗三把小夜圈在怀里,又偷偷吻了吻小夜的胸膛。“宗三哥哥好诱人。”本想做一些更能交流兄弟感情的事,小夜却被宗三推开。因为和青江约好了,要去赏花,第一次约会,不能迟到。

和主公交代完了之后,往樱树下看去,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绿色的长发随风飘动,落下的樱花瓣偶尔会在头顶停留,然后又匆匆离去。

走到他身边,宗三侧着脑袋亲吻上去。唇舌缱绻间温情弥漫在树下,对方的体温透过轻薄的布料传达到自己身上,虽是夏天,却也格外的温暖。

吻结束了,宗三笑了,笑得真挚。眉宇间不再满是忧愁,取而代之的勾人的妖艳。

“这家伙要是个女人,绝对会被所有的男性同时追随吧。”青江这么想着,不过眼下的宗三左文字,是个十足的男性,同时也是自己的爱人。

将发拨到耳后,宗三昂着头,想把看到的一切深深地印在脑海里。

“青江,那天晚上你听到了吧,我和江雪还有小夜,我们三人在做的事。”开始退缩,想要在被抛弃之前就逃走,逃得远远的,逃到只有他宗三左文字的地方。比起不被使用,抛弃的感觉,来的更痛苦。摆正了脑袋,宗三的目光正式着青江,他仍然微笑着,像是做好了一切准备,抛下一切,离开现世的准备。

“我本就是这副模样,得到了兄弟二人的宠爱却仍嫌不够。直到那天出阵,迷恋上你,迷恋上你带给我的存在感与幸福感,迷恋上你带给我温暖,还有爱。我已经很满足了,如果你......若是会被你看不起,不如,我们分手吧。”

冷静的令人畏惧,青江瞪大着眼眸,前一刻内心还在骄傲自己的爱人是个漂亮而又妖艳的美人,下一刻就被分手。冷静下来,好好的分析他的话,该不会那个吻,也是为了道别的。

风吹的更起劲了,呼呼的声音让青江没办法思考。

“我不许你离开。”

男儿膝下可有黄金千万两,倘若这千万两黄金能让宗三左文字永远留在身边,那他笑面青江下跪一次,又何妨。

将宗三拥紧在怀里,若一不留神,这人怕是会随风而去,无法保留。

没有眼泪,没有话语,甚至没有任何动静,青江害怕了,他爱着这个人啊。

“宗三左文字,我爱你。”

相拥着的两人难舍难分,宗三的内心波澜起伏,但他愿意试试,愿意与这个人走完这作为刀剑的一世。

“青江,如果你你不会离开我,那我一定不会先离你而去。”

“我爱你。”


恋爱中的刀剑男士(Ⅳ)

qwq来啦,最近超喜欢这一对,一直在更,望大家喜欢。

“喂,宗三。你去支援乱,这边交给我就好。”反手挡住时间溯行军的一记斩击,青江对身后的纵然说到。乱那边的情况更加危急,宗三能够帮他的话,负伤人员就可能不会曾加,一旁无法战斗的五虎退,捂着手臂上的伤口,可血还是止不住的往外冒。再这样下去,大家都可能负伤,自己必须担起队长的重任,所以由我来负责更多的敌人。

结果显而易见,青江重伤,五虎退重伤,乱中伤,药研中伤,一期轻伤,宗三轻伤。

医疗室里挤满了人,这次战斗惨烈,导致了本丸里弥漫出害怕与担忧。

下一次重伤的人会不会是我,主公会不会为了材料将弱小的我刀解,我不想离开大家,我要变得更强才行,必须要保护历史。

用忧心忡忡来形容今日的本丸也不为过,直到青江汇报完战绩,离开主公的房间。

“大家放心吧,主公说让我们好好休息,同时也要注意训练,下一次出阵,可不能丢这么大的脸啊。”

腿上还包着纱布,宗三扶着青江回到了他的房间。那个金色球球还摆在物架上,是青江珍视着的物件。

“你仍然不肯用吗?主公给你的金色刀装。”让青江躺在后,宗三问到。那是特上等级的轻骑兵,如果用上的话,这一次出阵,青江他或许就是中伤了,突然有些心疼这人。

“那可是主公第一次给我的球球,当然是要留着。”让宗三把刀装拿过来,青江抱在怀里看起来十分满足。明明之后也有收到过金色的刀装,唯独第一个这么珍惜,看来他是个重情的人呢。

“从刚才就一直想问你,为什么让我去支援乱。我身为笼中之鸟,没有太多的出阵经验,战斗力并不突出。”

跪坐在褥子旁边,宗三脸上布满了疑惑与自卑。从未这是来到本丸里的第三次出阵,反观青江,来的比自己早,经验也比自己多,为了队员却负伤累累。如果当时没有支援乱,是不是结果也会类似。

“你很好的保护了乱,不是吗。”

你很好的保护了乱,保护了乱。

保护了别人。

宗三似乎明白了这什么,明白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他宗三左文字存在于此,不仅仅是保护历史,还有守护同伴。

左手拽住腿上的和服紧紧握拳,右手捂着嘴不想让抽泣的声音被青江听到,眼泪可是掩不住的,一滴一滴的掉落到被子上。

这是我存在的价值啊,是我存在的意义啊。谢谢你青江,非常感谢你。

恋爱中的刀剑男士(Ⅲ)

qwq图片的肉渣渣也会被吞呢,喜欢的话麻烦戳链接

我会努力好好!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65ab27d4707b41ffa4a19f09158e6535&sub=C29DF42287734D10B6B688DF2DF4FDAA

恋爱中的刀剑男士(Ⅱ)

“划——”

宗三披着比自己身型小一号的衣服拉开纸门,看到的便是红着脸不知所措的小夜和扑克脸的江雪。“哎呀,你们都听到了吗?”耳边传来青江询问的声音,和他说明了是大哥和弟弟之后,青江便跑出来打算看个热闹,“哦呀是小夜和江雪呢。”说罢手还揽上身旁的男子的腰,微微扬起脑袋,似乎是在等待他的亲吻。

“你还是小孩子吗。”宗三忍不住翻一个白眼,唇却也在他唇上轻巧掠过。

小夜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一言不发。

”这不是你的哥哥和弟弟吗,看来我们的事,藏不住了。“

把青江推进屋内,靠在门上,空气冷静的有些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小夜,想说什么就说吧。“最终还是他总三先打破了这安静,蹲下身子,轻轻摸摸小夜蓝色的头发,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感觉,暖暖的,软软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他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些什么,内疚莫名而起。

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逐渐增多,终于止不住的冲出双眼。小夜扑着抱住宗三,一瞬间所有的感情都已决堤。

我不要哥哥离开,我不要哥哥恋爱,我要和哥哥永远生活在一起,我才适合哥哥永远生活在一起的人。

抱住脖子的手臂逐渐收紧,宗三也知道了小夜心里所想,双臂抱起小小的弟弟,起身,迈开步子向院子走去。轻扬起的脑袋,从身后看去还是这么容易挑拨人,江雪明白,这弟弟不再属于他们二人。

”走吧,回我们的屋子。“

江雪虽然明白,却琢磨不透这弟弟的心思。小夜虽寡言,看事物的眼神总会透露着喜好,但好懂得很,而宗三,面容时常带着微笑,无论对待和事,都没有追求的念头。江雪认了,他不看透这位弟弟,原本以为三人结合之时,是他最为欢悦之时,没想到,还是错了。

小夜哭累了,却仍不肯睡进棉被里,抽泣着也不忘拽紧宗三的衣服。

”我还是会呆在这个本丸里,小夜你又担心什么呢。“轻拍着小夜的背,宗三断断续续的亲吻着他。心里就算有一万字的回答,就算有天大的委屈,也不想错过哥哥的亲吻,因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

恋爱中的刀剑男士(Ⅰ)

qwq文渣第一次写故事啦,冷cp只能割腿产粮,望看官们喜欢

骨科左文字,青宗

----------

“江雪哥哥,怎么最近宗三哥哥都不和我们一起睡觉了?”小夜和江雪在田地里清理着杂草。拔了一些草又理了理菜苗,突如其来的就问了他哥哥一句。江雪一点都不慌张,将地上的杂草搬到小推车里,和小夜说到,“没什么,宗三他只是恋爱了。”

小夜愣了几秒,突然回过神立马站了起来,脸上俨然一副不敢相信表情。“……哥哥,恋爱是什么意思?”捡起因为动作太大而掉下来的小柿子,小夜又问了江雪。

“就是两个互相爱恋着的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一手牵着小夜一手推着车,今天的农活干完了。

恋爱就是和爱恋着的人,一辈子生活在一起,一辈子生活在一起,一辈子和别人生活在一起。“宗三哥哥爱恋着的人是谁,他是要永远离开我们了吗……”今晚是睡不着了。环顾四周,宗三仍然不在房内,小夜在江雪身边翻来滚去,动静虽然不大,但江雪确实醒了。

“小夜,你怎么了?”揉揉眼睛,江雪坐了起来,拍拍小夜示意他别郁闷。明眼人都知道,小夜郁闷是因为心爱的哥哥恋爱了,兄弟之间的安稳和谐的状态,可能会被打破。

“我们会不会再也见不到宗三哥哥了,再也不能和宗三哥哥做愉快的事情了,再也听不到宗三哥哥好听的声音了。”双手抱膝,小夜将脸埋在腿间,心情十分复杂。江雪拿过一件衣服披在小夜身,他很明白,他们兄弟三人之间的羁绊,已经开始偏移了正常的方向,自从那一次,他和小夜误入浴室,被宗三挑起性欲之后。

小夜让江雪带他到宗三那儿去。出于对小夜的宠爱,同时也扭不过弟弟的要求,两人手牵着手到了青江的房间。

“青江,轻一点。万一外面有人……哈啊!”

纸门隔离不了声音的传播,屋内发生着什么事情,小夜全都知道了。原来宗三哥哥爱恋着的人,是青江先生。难以接受这样的事情,小夜握住江雪的手逐渐加大了力度,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

香艳的娇吟不断从屋内传来,两人情事激烈的程度也可想而知。手在身侧和门把辗转不定,最终小夜也下不了决心拉开那扇门。

“啊......青江,我要射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成为那样的学者。
我现在仍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回家,身上总是携带着厚重的烟酒味,经常对我说,“小政啊,等你年龄到了,妈就送你去读书”。
我一直对母亲的职业很好奇,但她从未正面回答我。现在我懂了,那是名为“妓女“的职业。
”季先生。“我鞠躬四十五度向他行礼。他许我直呼其名,我认为那样太过无礼而回绝。百般辗转,我同意私底下称他为桀傲。
谁都知道季先生是精明果断的大军阀,谁也都知道他年近四十仍未娶妻而是圈养了一屋子情人,无关性别,不问年龄。鹬蚌相争间,我是最没用的人,却也渔翁得利。每次交火结束后,战利品可说千奇百怪,我并不选择贵重之物,也不拿取廉价之品。
房前屋后总有人问,虞小弟最得季先生宠爱,为何每次都只挑着中上品,而并非无价之物。
无价之物,那些物件中,又怎么会有我认知里的无价之物。
我自出生以来,就未曾得到过父爱,母亲独自一人将我拉扯成人,却也因她心爱的男人而命丧黄泉。她倒下的时候,害怕、恐惧、迷茫充斥着我的大脑,我的精神几近崩溃。那段日子里,只有方叔待我如亲生子,而不是季先生的私有物。
方叔是个知识渊博的人,他教我写字,阅读,以及一些能为叔渣的事。
他说,像我这样心善的男生,还是不要耍枪杆子的好。我心里默默一噔,偷捡回来并养在卧室的流浪狗,怕是被他知道了。
生日那天,方叔问我有没有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我说真想看看像我这个年龄的人们是什么模样。当年秋季就收到了临市一所学府的录取通知书。
第一天上课,是季先生送我去的,因为方叔外出做活儿。先生教我如何待人,如何适应课堂,以及如何融入群体生活。我当然也没有辜负先生的期望,第一个礼拜就因与前辈发生争执而聚众斗殴被请了监护人,这一次来的人,是方叔。
他问我为何会出手如此严重,我说,“因为他们说我有娘生没爹教,我很生气,我没有爸爸,但是我有方叔。”方叔双眼凝视着我,呆愣几秒,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模样的方叔。表情若感动,亦像吃惊。“我不知道父亲是怎样教育儿子的,但我总觉得,方叔像我父亲一样。”
方叔的名字写作方式。三十出头的年轻男人,他总是站在季先生身后,为其出谋划策,甚至遮枪挡刀。
我在课堂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偶尔与季先生闲谈,先生总是笑着说学那些东西没用,人情世故里用不上函数求值与质能方程。我笑笑,不作答,当我沉迷于那些知识的时候,总会淡忘掉失去母亲的伤痛,无一例外。我不知道这是一件乐观的事亦或是一件悲观的事,但若终有一天我将直面母亲的石碑,亲口对她说出,“母亲,你的儿子长大了,他很出色。”这一天到来时,想必我已是能独当一面的人。
季先生和方叔隔三差五会来学校看望我,说是看望,估计是怕我惹出什么幺蛾子。我改掉了任性的毛病,在叔渣里的日子,虽然少言,但我确实也仗着季先生的宠爱变得有些恃宠而骄。这样是不行的,要想成功立足于社会,收敛脾气,是一定要学会的。
于是我开始忍。
忍耐舍友大半夜回宿舍仍不知安静,忍耐同窗总喜欢在集体例会的时候说话,忍耐前辈在图书馆占座最终也没到座位上去学习,忍耐说大话而不行动的教师,忍耐着这看不顺眼的一切。
突然有一天我不想再忍了,原因很简单。
有个男生约我到学校附近的茶馆,他说他叫唐徒,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明里暗里,我大概知道他的意思,迄今为止我从未动过情欲性欲,或许也该体验一下恋爱的滋味。后来穆程告诉我,唐徒被当作别校的几个不良当作赌注。赌的内容则是,他能否同虞政交往并超过三个月,如果能,就不去向他父母勒索,若不能,则会勒索金额便会加倍。
穆程比我高一级,但似乎更像一位老师。季先生说过,你在校期间,你若有什么不明白,就去找穆程,他会告诉你。我未曾主动接触过他,第一次接触,也是他告知我这一件事。
那股冲上云霄的火气不知为何而起,但我知道,无论如何是谁,都不该被这样对待。
于是我找到了他们,手执一根长且硬的钢管。我们两败俱伤,唐徒将我送回宿舍。我不清楚前辈的死活,更不在乎我俩是否会被勒令退学。方叔会替我处理,所以让我再任性一次。
回到本宅,季先生也只是提及几句,扫了一眼我的伤,便出门商谈。
我坐在床上发呆,手里握紧唐徒给的药,本想试着自己涂抹,手却疼得没法抬。方叔走进来的时候,表情颇为凝重,我看到了他眉头妮妮成一团,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或许我不应该打那一架。我鼓起勇气,低垂着脑袋,小小声说,“方叔,对不起。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方叔对我说了不少,有听进脑子里却只有一句。
“小政啊,都怪方叔没有早点注意发生在你周围的事。”这本不是他的过错,而他在替我上药时,动作是那般轻,仿佛我是一个瓷娃娃。方叔似乎一下老了十岁。
晚餐后,我收到了唐徒的电话,他询问我是否遭到了咒骂或者毒打。我稍稍开心的向他述说,季先生比平时多了几句,方叔也替我清理伤口,他们说明天带我去看医师,查看一下是否还有其他大碍。我心里有些惭愧,唐徒才是最初的受害者,他却对我的伤势如此上心。
他的做法让我不知所措。
因为母亲,那时的我没有几个朋友,唯一的一位深交,也在那场枪战离我而去,无论如何悼念也是无用之举,我必须要活下去。
莫约两个礼拜,几位前辈转学了,听传闻说,他们冒犯了一位花房姑娘,姑娘被糟蹋得不轻。我不想过问真假,若是真,我会为那个女孩默哀,若是假,又何必去多心。
之后我并没有同唐徒交往,反倒是成为莫逆之交。他说他很感谢我,自从那几人走了以后,他本就不安定的家就不用再花一笔钱在勒索费上。
原来获取一份友情这么简单,我竟然忍不住想要向母亲炫耀,“你看啊,你花了大半辈子仍未寻得得友谊,我只需打一架。便可获得。”
眼泪一出来的那一刻,唐徒说我是笑着的。我不想再压抑这种感觉,伸出双臂拥紧唐徒,在他耳边问到,“叔渣是一个很棒的地方,你是否愿意与我在那儿共同进退?”
很久以后,直到我大学毕业才知道,原来程穆和唐徒,一直都是叔渣的一份子,我与他们所担任务不同,所以在组织里,未曾谋面。
毕业之后我没有继续进修,转而习得一身矫健动作,做的活儿一直是辅助唐徒和穆程。方叔说得对,我不适合打打杀杀的任务,偶尔窃取个敌对势力的秘密,在他人需要的时候提供适当的帮助,足矣。

虞政,笔

我的程序男友⑴

我从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在只有我的家里,与一段程序斗嘴。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和他分手啊,他一点都不会疼我,每一次做爱我都被折腾到要死不活。”我正在和Seeley抱怨现任男友的种种缺点,而它也有足够的耐心陪我。
Seeley是我编写的一段程序,但是为什么有名字,全然是一时兴起。
莫约是半年前的一天,我埋头苦干七个小时,终于将客户要求的东西赶了出来。将成品上交之后便匆匆赶回家,正想让程序管家给我放洗澡水,就听到莫名的声音。
“主人我为您放了洗澡水。”不错,真贴心,可这是谁的声音。当我走进浴室,还看到浴缸边上有一瓶牛奶。瓶口冒着些许雾气,等泡完澡,正好也降到适合的温度。
自以为这个习惯隐藏得很好,没想到仍然暴露。除了这个程序管家,似乎也没有谁能知道我所有的生活习惯。“我似乎没有给你设置过声音系统,说说吧,怎么回事。”
“…………”机械的发音,毫无感情,我却为之动容。
他说他确实有自我意识,可是并不强烈,但是通过观察我的生活举动,以及自身掌握的知识,开始逐渐了解人类,直到今天上午,他的自我意识成长完全,像个人类一样。
这绝对是我听到过最难听的声音,也不知道这个破程序
怎么想的,竟给自己找了个这么不靠谱的音源。一口喝光这杯牛奶,放回原位,反正他也会替我清理。
双腿微颤,然后跌倒在浴缸旁边。他问了我一个问题,非常不可思议的问题。低头笑笑,掩饰自己的惊慌与害怕。他问我,“如果我离开您,您会不会感到慌乱?”真是狡猾的程序。
或许如他所说,我真的会感到慌乱。比如现在,在空无一人的房子里,要是连一个拌嘴对象都没有,那可真是有这么一点尴尬。
从那以后我便叫他Seeley。没什么特别的故事,只是感觉这么名字透露出的狡猾感,很适合他。

哦我现在真的懒的要命,在家里糊了一点底妆就啪啪啪拍了照片。呜哇!要哭了不会化妆!太毒了。马甲是小熊洋星座的,衬衫是织锦园的。都超好看。


#运动会#存戏#

下午艳阳高照,正是运动的天气,可这不代表是开运动会的日子。

我就日了爸爸了…(穿着被高一崽子用过的号码布,到底还是嫌弃那上面的汗酸味儿,这时候可是正午啊,太阳晒在身上不是暖,是烫。忍不住在心底骂娘,却任然没有什么卵用。尽量向着内圈挤了挤,毕竟五千米是能往里边就往里边的比赛,嗅到男生们体香混着汗臭不自觉皱了皱鼻,做好准备姿势待枪响。)

Boom!!

(抬腿迈步,抢先在人群中冲出去却被撞了个趔趄。调整平衡,再次开跑。长久的练习让自己不再畏惧烈日的远距离,逐渐加速,一点一点超越那些个人,脸上渐渐洋溢起笑容。还以为这群家伙很厉害呢,听学姐说得这么恐怖,什么一千米只用三分钟,看上去也不过如此。三步一呼气是陪学长练习是听到的方法,照这么做果然会比胡乱呼吸轻松许多。整了整姿势,缓缓速度再调整呼吸,再一次加速。逐渐习惯了这步调,紧紧跟在前三人后头,有着前面三人减缓阻力,自然可以节省一些体力用于最后冲刺。耳畔是混杂着喘息的加油声,额角的汗液汩汩地向下流,参和进眼里便滋生出火辣辣的疼,挥手去头上的汗,视线向周围望去,看了最喜欢的那位老师,他紧皱着眉,可惜不是在担心自己。一瞬间有些失落丧气,可再看看终点,那里可全是自己的好兄弟,没理由放弃,无论如何必须坚持完这一圈,即便不是第一也不能给三班丢了面子。)

哈啊哈啊哈啊……(低垂着脑袋看看近在眼前的终点线,却觉得自己与它隔着一段几万米的距离。步子加大,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向前冲去,与第一名那人只差了几步的距离。狠狠摔在接着自己的那人怀里,双腿发麻毫无力气,就这样拽着他倒在地上。也没想到那人竟能夹着自己慢慢在操场上走路。他们递过来的葡萄糖溶液也只能是小口小口咽下。累,很累,累的要好好睡一觉。班主任拿着他的相机走过来,镜头对稳自己按了快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那照片上的自己一定是满头大汗,双眼涣散毫无任何活力。老师的相机还对着自己,做个V的手指往兄弟那儿靠了靠,扯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果然又听到了快门声。)

这儿虞政。扩列?